專注金融科技與創新

專注金融科技與創新

金融科技發展迅速
傳統風險隨技術不斷演變
原有風控手段逐漸滯后
如何兼顧創新與風險?

本期嘉賓

蔡鍔生:中國銀監會原副主席,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。

隨著金融科技的逐步發展,傳統金融行業在提升效率、降低成本,提高風險防范能力的同時,也面臨新的風險挑戰。8月23日,中國人民銀行《金融科技(FinTech)發展規劃(2019-2021)》正式落地。這是繼中國人民銀行成立金融科技委員會之后,官方正式以發展規劃的方式對金融科技的發展進行的布局,《規劃》提出了到2021年,實現金融風控水平明顯提高、金融監管效能持續提升等發展目標。同時,《規劃》確定了增強金融風險防范能力、強化金融科技監管等六大重點任務。

隨著金融科技的不斷發展,金融風險的演變呈現了哪些趨勢?

蔡鄂生:現在的金融風險,跟以前的金融風險,形式上有可能變化,但是本質上沒有變化,銀行的金融風險,要從流動性風險、系統性風險等這些來看,實際上它就是資金的斷裂造成的,它的形成是一個過程的積累,在這個積累的過程當中,就是說在它的發展或者創新或者改革過程當中,對于哪些問題,我們能夠把它識別出來,這才是主要的。而現在兩類東西,一類就是所謂的互聯網金融中遇到的風險,還有一類就是,所謂持牌機構出來的風險。

互聯網金融出來的風險有點不太一樣,因為科技手段的服務就造成了普惠,光靠物理平臺和物理網點,它都得到機構之間的概念,普惠過程,一類人是完全就是要鉆空子,就是圈錢自己跑,那屬于惡意。還有一種屬于就是想搞服務,但是他對本質和風險的認識不夠。但是由于整個市場出現了問題,所以對金融互聯網的平臺,現在是處在一個整頓的狀態。

但是現在針對它的風險,我們也要好好地去分析,金融科技公司或者金融服務這些,它的資產負債表到底是什么,有人說它沒有資產負債表,P2P本身是個撮合平臺,所以出了問題以后,借款人、投資人或者是出錢的人,去找他的對應科目就是接受貸款的人,但是P2P平臺本身,對于它所在這個平臺操作的,這些資產它沒有所有權,銀行是有的,銀行是資產方,貸款多少就是我的資產,一出問題我起碼在法律手段,可以以我這個公司出面,科技公司它就不一樣,沒有這種法律上的所有權,再加上它的資本金、撥備這些東西,都不是按照金融監管要求去做。

作為傳統金融這塊的風險,不單是科技手段,它主要還是站在金融本質風險方面的一些問題,比如不良貸款、流動性,最主要的所謂不良貸款也好,其他的金融服務也好,一方面強調要回歸實體經濟、回歸本業,但是另一方面,我們這些貸款人和傳統機構,對底層資產的認知度就影響了他的資產質量,那么多不良資產,但有些東西是不是跟著整個改革的節奏和結構調整的要求,按照質量、效益這方面去做,所以在這個問題上,它對企業的基礎也好,管理也好,現在不光是它一個行業發展,更主要的還有一個,金融機構要講它的公司治理,企業也是一樣。

所以說現在我們從持牌機構來講,主要還是一些新產品的過程中,和底層資產和實體經濟脫離的程度,以及對實體經濟服務當中的管理水平,由于這些方面不同,而造成流動性出現問題,所以它表現形式是流動性、資金斷裂,你還不能說它完全資不抵債,因為現在還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要求,所以這個從現在科技手段運用,對于我們防范金融風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因為科技本身還有一個基礎,硬件設備的安全問題,這些都是我們在這幾年,風險防范過程當中提出的新問題。

一直以來,監管對于風險都是相對滯后的,那么在金融科技的應用當中。我們看見有部分國家,也都在嘗試監管沙盒,這樣防范新風險的模式。

蔡鄂生:從監管角度來講,我們現在對于金融在一個社會經濟支撐的東西怎么看,這個腦袋思維方式應該放開,就是說你這個業務如果涉及到金融了,按道理監管就有權力介入。而我們還有一種概念就是,過去監管老說重審批、輕管理,所以說你只要是這個機構我才管你,而沒有從業務本身的角度來看,你這個屬于金融業務了,到底管不管。另外一個就是說我這是創新,有些人說我是創新,后來監管部門就琢磨了,你是創新我到底怎么樣,但實際上從公司的成立,到它的業務,應該在我們的監管和認知中,應該把它變成既有區別又有統一性,因為在國外銀行首先是公司,然后做的業務許可牌照。

另外資產新規出來的時候,也有一個問題,要打通對于不同類機構,在資管業務上的統一標準,你說它滯后也好,不完善也好,也不能說太過分,因為現實就存在這個問題,因為你沒有跟上,但是沒有跟上并不表明它完全的滯后,你基礎框架和基礎監管這些東西,怎么把它奠定好了,對于它的創新發展也有好處,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是這種思維方式。我們現在所要把握的底線到底是什么?我覺得很多底線的東西是制度,因為這個制度保證和體制機制能不能保證,不是簡單的一個底線,就是拿巴塞爾的東西,那是對于個體的,而對于系統性的風險,首先要在制度、體制,和秩序上去考慮。

這樣的監管手段適合中國的市場嗎?

蔡鄂生:我們首先對于國外的監管方式,我們要明白理念上是個什么概念,監管的本質和它的理念 ,這個思維方式,然后再看我們國家的實際發展情況。而這里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說我們這些機構改革深入以后,這些發展的傳統路徑是什么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就是整個市場是個什么狀態,特別美國和英國的互聯網平臺 ,或者P2P、類金融平臺,完全跟我們發展的不一樣,包括我們最傳統的持牌機構,信托、財富管理這些,國外的理念方式和我們是不一樣的。所以沙盒也好其他也好,它是對新的互聯網金融或者P2P是一種監管理念和模式,但是我們面對這么蓬勃興起的一個市場,你怎么把它規范到這種程度,我覺得要有一個過程,按照我們現在的過程來講,你的理念到底怎么做,還是說把這些機構清理整頓完了,自己清完了,有些能干的、好的留下,留下的也要重新給你辦一個市場準入的門檻或者執照,形成一套規則,然后限定一定的范圍,它可能又在某些方面,對市場發展又有問題。

所以我們在監管,監管是防風險,防風險的目的也是穩定發展,只有穩定發展才能保護投資者的利益,在這些關系上我們的思維方式上,我覺得要考慮。監管理念和目標有些東西它可能是相同的,但是在各個國家,它所表現的形式不一樣,而且發展的過程不一樣。我們有時候說監管套利這些詞,但是我們現在有些詞不一樣,國外最初定義的影子銀行,和中國定義的影子銀行,完全不是一個概念,就是這種定義的概念,到底對你監管理念和思維有多大影響,這種定義你可以這么說,但是這種東西它是發展趨勢,還是說它對宏觀,對市場是有破壞作用,你還是把它怎么割裂的,劃塊塊監管。

現在實際上我覺得是一個系統的東西,現在說供應鏈金融、產業鏈金融,它現在已經很多東西是個鏈條,不同機構在鏈條上的不同服務,但是這種不同服務,是對于需求者,不是簡單的這個地方,只有這一個機構的金融。所以這個東西,我覺得是要根據市場的發展去思考,去考慮這些問題,如果你看著好像規格一樣,但是還是在發展過程當中,我只關心我這塊的情況,跟其他情況的關聯,或者現在的我們講的跨界問題到底怎么看。有時候跨界的人比專業的人還好,現在已經是一個開放的世界、全球化,但是全球化的趨勢已經是一個全球發展的歷史趨勢,我們所面對的就是一個大門打開的趨勢,我們就不能想著怎么去關門,而是設一些防線,讓他怎么有序的進入,而不是說把門關上,留個小門進入。

金融科技是科技和金融的相互融合,在金融科技發展的過程當中,如何來把握兩者的平衡?

蔡鄂生:科技本身再創新,得有個基礎的、本質的東西,就是說你創新離沒離開一種規律,還只是說打著創新的旗號去做。所以我們現在大數據、金融科技,給你提供了很多的信息,但是你怎么能夠正確地判斷,然后再正確地運用,這已經變成了系統工程。

中國的金融科技應用處于全球的領先地位,也就意味著之前沒有太多可借鑒的道路,您如何看待中國的金融科技未來發展的方向?

蔡鄂生:金融科技在未來的發展方向,從創新的角度來講,拿創新當一種動力或者生產力的角度,那只有科技的發展,對于經濟的發展,社會的發展平衡掌握毫無問題,因為我們在運用上走在前列了,但是如果我們把基礎再提升上來,我們的科技水平,就會向前邁很大一步。像華為現在做的這些事就不一樣,從研發、產權、創新 ,一直到應用這個過程。所以我們覺得,我們要在運用科技手段,金融科技的廣泛采用,和不斷創新業務品種的過程中,怎么能使我們的金融真正回到本上,回歸本源,服務實體經濟,有一個很好的服務理念,普惠綠色等這些幾大理念,能夠通過我們的服務把它完成,這是毫無疑問的,如果你沒有信心,對前景不看好,那你怎么去玩它不可能。

金融科技的發展離不開數據的支持,那這其中必然就會涉及到,個人隱私的問題,您如何看待兩者之間的平衡?

蔡鄂生:何為個人隱私,在社會上哪些隱私會對你造成傷害,被人泄露哪些不會造成傷害,你對于賬戶這些東西隱私的保護,這是監管部門和應用部門必須要考慮,至于你說生活上或那方面的東西,那又是另外一個層面上的問題。

我們現在從金融這方面應該講的是,賬戶和金融行為隱私保護,現在我們對于隱私保護有些看法,因為現在你說想有點隱私,我覺得相對跟以前不一樣,所以這個還得靠社會的法律道德。最關鍵的問題,從法律上的角度來講,就是說我保護你的根本,就是看傷害你的程度有多大,而且受到的傷害程度大了的怎么法律上能夠保護,能夠得到賠償這些東西要配起套來,這是主要的。

現在你說我完全保證它不泄露,總體上可能能保證,但是個案上絕對避免不了,所以說你保護信息還得看最后,泄露以后的傷害程度的保護程度,也是一種保護信息的,保護隱私的很重要的一環,現在你說光保護不泄露,那你沒法玩了,你的身份證往那一弄,人家一弄你就不好辦了。另外這種東西 那還得有自己的概念,就是說我在社會行為當中,我怎么有公民意識,守法意識就是遵守憲法。或者說我作為社會的一員,怎么在公共場合來維護自己,所以說我覺得保護信息,一個是不泄露不該泄露的,從金融部門來講,不要泄露這是一種要求,但是這種要求主要在操作部門身上,監管部門或者更上層的就是法律和政策以及監管。另外一個從監管的角度來講,出現了被傷害的事情,我怎么保護你,怎么補償你,這樣可能就完整了。

用微信掃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或搜索微信號“iweiyangx”
關注未央網官方微信公眾號,獲取互聯網金融領域前沿資訊。

發表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提交后會進行審核,審核通過的留言會展示在下方留言區域,請耐心等待。

評論

您的個人信息不會被公開,請放心填寫! 標記為的是必填項

取消

版權所有 ?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互聯網金融實驗室 | 京ICP備17044750號-1

排列五万能6码表